摘要:2014三影堂摄影奖已经尘埃落定,大奖作品小小争议了一番也就消停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第一次现场感受28位摄影师的入围作品,一一看过,大多似曾相识,难以牵引视线驻足凝视。抱着疑问等着大奖花落谁家,看看评委的表述也许可以给些启发。当然,最后宣布的结果还是有点意外,就像一位在场的摄影师所说:既然没有让人信服的作品,为何不空缺这个奖项呢?!
难道中国摄影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我们看到入围展力图呈现摄影多元化的表达方式。但是,相对传统的阵营气势平平,而新来者虽然花样多多但底气不足稍显稚嫩。

美国评委阿瑟·奥尔曼和日本评委佐藤时啓在之后的采访中,对大奖获得者朱岚清的作品《负向的旅程》发表了意见,前者表达了对摄影师作品的个人化情绪的肯定,而不熟悉的文化背景带来的“好奇”也是这位美国评委评判的理由之一。后者表示单看每幅作品印象并不深刻。惟一一致的意见就是两位评委对摄影书的用心制作和展览非线性的形式感给予好评。

我们并没有从评委口中得到特别“动人”的提示。是我们的眼界和品味不够国际化,还是评委勉为其难的一种妥协呢?与其说大奖空缺,还不如策略性地鼓励新人?针对2014三影堂大奖的疑问,是否预示着中国摄影正面临尴尬的拐点?

出生于1991年的朱岚清选择故乡东山岛作为观看的对象,以“家”、“食物、土地、神”、“海”作为重构故乡的线索,于她的年纪而言,理当处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向往之中,但她却选择回望来时路,选择一条负向的旅程,不可不说是一个敏感而且相当成熟的自省。她说:“拍摄故乡,仿佛是走上一条通往幽暗的记忆与我们原初内心的负向的旅程。最终作品将以拆解的实体手工书结合放大的单幅照片以及从故乡收集的对象、声音的概念呈现,还原一个我对于故乡图鉴的再现。它将作为在城市化进程中已渐行渐远的故乡的截面,提供一个可供我们停顿下来触碰的故乡,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去反思何为家乡的含义。”

在我的印象中,朱岚清的作品胜在她巧妙的叙述性呈现和有节奏感的排列组合之中,也就是说,任何一幅作品单独呈现都不足以成立,但是当这些单调的“音符”谱成一组“旋律”后,故事就展开了,如同一部小型纪录片的静态镜头,引领你跟随她的眼光搜寻碎片似的家乡面貌。但是,这种面貌是浮光掠影似地扫描,仅仅触摸了表面的轮廓,她的敏感并没有深入其里,没有揭开表相去追问家乡背后的文化肌理和血缘根性的脉络。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地域性差异的消解给家乡带来的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渐行渐远,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从历史的维度梳理个体的位置,梳理一个家族在不同时代背景下的演变和生发,也许更有深意和启示。

尽管如此,中国摄影的未来还是充满活力值得期待,有力量的作品必将横空出世,需要的只是时间。我们注意到,三位外籍评委一致提出发掘中国特色的摄影,而非仅仅是国际通用的摄影流行语言当道。这预示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一个属于中国的影像时代即将来临,对所有热爱摄影的艺术家、摄影批评家、摄影艺术机构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

当然,你准备好了吗?
 
易鸿于成都
2014年5月7日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cf25df0101tjuq.html
评论区
最新评论